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美伦资讯

女生与母亲合写论文获高招资格 是否是欺骗?

发表时间:2016-05-19

女生与母亲合写论文获高招资格

湖北高三女生小张凭借论文等成绩,通过了今年武汉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自主招生初审,但近日有网友发现,论文第二作者疑是张同学母亲。昨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教授证实,张同学确实是其女儿,相关论文是女儿自己写的,她参与修改,“我们是经得起检验的。” 

高三生与母合写论文获自招资格 母亲系教授

网友发现,这篇题为《安德烈·高兹的非物质理论》的艰深论文,第一作者是湖北一所中学的高三学生张同学,而论文第二作者则是中南财经政法一名吴姓教授、博士生导师,两人疑似母女关系。

中南财大相关学院官网显示,吴教授曾围绕高兹,在学术期刊上发表过多篇论文,还主持2010年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后期资助项目安德烈·高兹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

网友还发现,张同学已获得武汉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自主招生考核资格,也就是说,通过了两校的初审。而两校自主招生简章中都有要求考生高中阶段要在省级以上报刊以第一作者发表作品的类似要求。

新京报记者查询中国知网发现,除在《鄱阳湖学刊》发表《安德烈·高兹的非物质理论》外,张同学和吴教授还在《学习月刊》上发表过《论凝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爱国主义》。

两篇论文均在今年2、3月发表,而2月底正是教育部要求各自主招生试点高校公布今年招生简章的截止日期。

女儿写母亲改 称经得起检验

这是否意味着,高校教授母亲利用专业知识,帮助女儿获得通过自主招生初审的便利?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教授回应称,张同学确实是其女儿,但相关论文是女儿自己写的,她参与修改。

“很多都是她自己想的,像引述、符号、思路拓展,我还是提供了一些帮助。”吴教授认为,即便没有自己的帮助,女儿应该也可以发表论文,因为他们是书香门第,在家学熏陶下,女儿“完全是个读书人,一天到晚在家看书。”

“我们完全按照自主招生简章走的,没有走任何门路。”吴教授表示,他们是经得起检验的。

两篇论文是否是为了让张同学通过自主招生初审的“应景之作”,为何都在高三时才发表?

吴教授称,因为要有准备时间,所以都拖到女儿高三时发表出来,而他们也没有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自主招生上,仍将高考当作头等大事。

《鄱阳湖学刊》编辑部工作人员则表示,他们一般在审稿时主要查看的是来稿质量和是否有抄袭,并不特别关注作者之间的亲缘关系。

诚然,护犊情深我们理解。然而,我们不禁要问吴宁博导:女儿学习成绩很优秀和有能力写学术文章能划等号吗?绝对不是的。而且这篇论文好像具有很特别的学术价值和研究价值,绝不是一篇极为普通的文化知识方面的论文。从我们的认知来看,这是一篇具有较高学术价值的论文,而不是可有可无的论文。一个就读于紧张而又紧张的高三学生还有闲暇和母亲一起专心从事具有很高专业水平的理论研究,的确让人刮目相看。而且,让人钦佩。

然而,这似乎有些难以令人置信。因为,吴宁的辩解很苍白,她说:“她有这个能力写文章。我们是书香世家,有家学渊源。孩子从小就读四书五经,受这方面熏陶,况且她成绩很优秀。”如果仅凭这些话语就让公众相信她的女儿不一般,而且是出类拨萃的天才。因为她女儿很好地继承了她的遗传基因,所以,她的女儿那是天资聪明。而且,她的女儿是超凡脱俗的学术研究高手。

然而,我们公众真的不知道有能力写文章和有能力深入进行某领域的学术研究有什么必然联系。而且,书香世家也不是她女儿的一块遮羞布。然而,我们也实在不明白“有家学渊源”和有能力写出具有顶尖学术论文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如果非要把这些难以让人相信的东西生拉硬扯在一起,我们想让吴宁博导列出她女儿就读高三的课程与完成作业的精确时间。而且,要列出自己女儿与母亲共同完成学术论文的具体写作时间。也就是说,要有让公众相信的证据与理由。

再者,其女儿作为学术论文的第一作者是名副其实的真才实学,还是其母亲蓄意拔苗助长的感情冲动,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按照通常惯例,作为学术论文的第一作者具有独立完成学术研究和论文写作的能力与水平。而第二作者,只不过是对该学术论文的写作提供过某些意见与建议。而且,充分表明了第一作者的学术虚心谨慎精神,以及学术严谨的良好学风。

然而,果真如此的话,吴宁博导的女儿也可以破格晋升为博士生导师了。而绝不是让其女儿委屈于高三学生的学术级别。

《吕氏春秋·孟夏纪·劝学》中曰:“师必胜理、行义,然后尊。”意思是,教师为人师表,必须要有渊博的知识和高尚的德行,才能得到别人由衷的尊敬。吴宁女士作为大学里的博士生导师,应当为人师表,并以其纯洁的社会公德为榜样,并以其人类灵魂工程师的道德自律精神严格要求自己和自己的女儿。绝对不要做有违社会公德的事情。只有吴宁女士做到清者自清,才能让她的学生和社会公众尊敬她。否则,那是不可能的事。

《管子·权修》中曰:“终身之计、莫如树人。”意思是说,人一生最重要的事莫过于培养人。而培养人,不在于寄希望他们能谋得多大的官位,而在于他们是否能对自己负责,是否敢于担当社会责任。因此,我们真诚地希望吴宁女士的女儿具有名副其实的真才实学能力与学术水平,而绝不是被其母亲越俎代庖的伪君子。而且,我们更不希望吴宁女士利用自己在学术界的影响力,为其女儿谋取私利。因为,那绝不是一个人类灵魂工程师所应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