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党第一次带爸妈旅游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admin 2017年02月12日 留学生活 872次阅读 查看评论

6年前爸妈第一次来美国,我都不觉得我是在和他们旅行,而是带着在股东大会上作报告的心态开了一个礼拜的会。作为我的投资人,他们要在一年的投资后弄明白接下来路往哪里走。我给他们走了一个华人旅行团。

拉斯维加斯的Jubilee秀

那次旅行唯一印象深刻的是车上的导游忽悠我们去看拉斯维加斯的Jubilee秀。导游在车上一通神吹,说来了拉斯维加斯没看这个秀就像吃火锅没点羊肉一样。说得各种天花乱坠,连车上没发育的小孩都不放过。他唯一没说的就是这是个裸秀,小孩去不了。导游吹完,说要去的把护照和XX美金给他,他去买票。我后来才明白这个原理,如果护照上显示没满18岁,他就把钱退给人家,说18岁不到去不了,满了他就不说话了。那晚我妈很懂事,说她想在酒店休息,说什么法国红磨坊都去看过了,这种赌城的小打小闹她就不去了。我当年傻,没智能手机也没上网设备,出门前更是没做研究,就叫我爸一起去,脑子里的小算盘打的是今晚不用被我爸妈两人夹击逼我交出奋斗计划了。

结果一去爷俩傻眼了,满屏幕的boobs在眼前晃动。我一口口水积在嘴里,都不敢咽,怕我爸听见了觉得我饥渴,后来只能灵机一动喝口水,再一想也没觉得这个解决方案好。全程没敢观察我爸,想必不惑之年要比我是淡定多了。秀场离酒店还略远,回去路上,我开始主动找我爸说话了“拉斯维加斯晚上还挺热的哦?”“这里有些干燥你还习惯吧?” 我爸也算积极回应。车后方几个土豪,放声谈论着他们见过能上手操作的,明天找了一起去之类。这话我不知道我爸是听没听见。我后来一直在想,要是有一天我和我爸吵得不行,就差断绝父子关系了,要冰释前嫌的时候我就请我爸去看一个裸秀,回来保准能说上话,至少能聊聊天气。到了酒店,我妈问起来节目怎样,我抢着话头大呼上当。我爸是沉默不做声。我妈得意洋洋,说“我就知道不如红磨坊,没事,花钱买个教训吧。” 后来她又问我爸,我爸敷衍了句还行。这领导说话果然考虑周全,毕竟我不花钱,我可以随便说,我爸这是花钱的就要证明这钱花的值。我的确欠考虑了。

华人的旅行团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路上赶路,到了地方下来拍个照就要继续走人,所以和爸妈的相处主要是在路上的谈话。在车上,都是我爸句句带着感叹号在教育我:“系主任那里要搞好关系!””抓紧时间复习接下来的考试!”“工作同时也要找,不要放弃任何机会!”“该回国的时候要回国!”“要吸取失败的教训!” 领导说话就特别有气质:首先是觉得我必须要等他输入指令以后才会运作,二是误以为他的指令很具有操作性。

我妈在里面扮演的是另一个角色,也不站在我爸那边帮着说我,她时不时给我递吃的来,“来,要不要吃点旺旺大米饼?”“我给你削个苹果吧?”收了她的吃的,她就要补一句“你申请的工作申请得怎么样了?” 让人不禁想起有一种审问嫌疑人的方法叫good cop bad cop (好警察坏警察)。一人唱黑脸各种威胁,如果不招,再换个好说话的警察进来宽慰你一下,暗示你你再不招黑脸又要来了。他们俩当时夫唱妇随,这一招用得炉火纯青。在这样的压力下,看了哪些景点已经不再重要,反而是和爸妈吵了几架。我爸走时气得不行,发誓再也不来美国这个破地方了。

时过境迁,我好了伤疤忘了痛,经我郑重邀请,去年毕业他们又来了。他们想去的大城市在第一次来的时候都去过了,这次来只想看看在崇山峻岭里的国家公园。我爸和我妈性格不一样,我爸喜欢冒险。越是没有准备的旅行他越是喜欢。平时单位是乙方,也总是安排别人旅游。我妈则是在国企做惯了大爷,出门旅行都是别人抬轿子,一路不需要动,只等美景自己跑到眼前。我吸取上次的教训,选择了自驾。我爸兴奋得很,一直想要开车,我妈则是发挥她的长处,伸手递各种零食,就和她的其他旅行一样。这自驾还有两个好处,第一是一路上没有特别有名的地方,不会让他们觉得只有到了目的地才是旅游,其余时间可以随便虐我。我和他们说看见想停的地方就停下来,所以他们都瞪着眼睛看有没有可以停下的地方。第二是爸妈的话可以糊弄过去。我在开车的时候,我爸说“你复习律师资格考试是怎么计划的?”我就可以说我要先开车一会再聊。等我爸开车了,他又问,我说我先睡一会,一会还要开车。等回了酒店,我爸再问,我就说今天开车累了,先休息了。吃饭的时候我选餐馆,滔滔不绝就给他们灌输饮食知识,他们也没机会开口问工作。

靠着这样的小心思,一路上总算是没有矛盾。他们对于美国中部不熟,出发前没什么雄心勃勃的踩点目标,这心里没有预期的队伍就比较好带。住宿上我带他们体验了盐湖城的little america, airbnb的雪山民宿,黄石的园里园外。我妈本来一心挂念黄石,听说我7天的行程3天安排在大提顿还很怨念,后来真的等黄石回来,最喜欢的还是大提顿。

(airbnb可以看见雪山的民宿)

我发现我爸骨子里有点不服老的劲儿,总想证明自己还能干点什么,哪怕是在语言不通的美国也至少想证明自己买个水、开个车没问题。到了一个新地方,他就会独自找厕所,回来评价一番”这个厕所不如我公司的好“显示他是到彼一游过了,再接着就是告诉我妈如果找厕所要怎么怎么走,期间夹杂各种技术含量颇高的话,什么”往前走30个开步,顺时针扭头60度“之类。我开车的时候他就可难受了,因为有gps也不需要看地图,真要看看旅游景点的信息英文他也看不懂,没多久就要打瞌睡。我其实也理解,这就把他的冒险变得和我妈的旅行一样了。所以我就带他们走徒步路线。只见我妈一路气喘吁吁,一边嘴里说”好美好美“,一边埋怨怎么要走这么多路。我爸假装虎虎生风,边走边吹嘘他怎么锻炼身体日行百里。那天走大提顿,因为徒步路被洪水冲断,我爸就叫我翻野山去到主路边搭车。举着大拇指拦了几辆都没拦下来,我妈就是开始抱怨,说什么“地灵人不杰”。后来一对DC来的度蜜月夫妇决定进行国际援助,把我们送去了我们停车的地方。这一下我爸高兴得不行,觉得他对冒险的一切向往都被满足了。估计回去了跟同事吹了不少牛逼。

(大提顿沿湖的徒步路)

后来到了黄石,黄石瀑布分上瀑布和下瀑布。下瀑布的南岸有一条徒步路,叫Uncle Tom’s Trail。垂直下降500尺,几乎是75°,有铁栏杆保护。 在黄石被划为国家公园之初,这汤姆叔叔就开辟了一条小路,用绳索探到下瀑布底部,带着游客参观黄石。后来因为有名,公园把这个徒步路修整了一下成了今天的样子。公园把这条不长的徒步路评为“难”,并且还贴了告示,说不建议有心脏病的人去。我一说这个传奇故事,老头老太的反应顿时别走两个极端。我妈就是一脸“我擦!老娘不要去!”她开始各种说自己心脏病,走下去要心衰竭和冠心病共犯,高血压和心肌梗齐飞,硬是不走了,说在上面等我和我爸。为了表示自己没有那么怂,就掩护了一句“我看你们爬山累了,我给你们看着包。”立刻把怂变成了大无畏的看包精神。(其实我妈也就是一点高血压) 我爸是雄赳赳气昂昂要跨过鸭绿江,还在问我要不要涉水,要不要渡河。我都不好意思和他说不要。这一盘,为了保王,只能弃后,我就跟我爸下去了。其实这个徒步路要说难也不见得,垂直高度大,爬得有些累,但是保护措施做得很好。下去就能看见瀑布和彩虹。我爸手机猛拍n张,非要叫我认可他的作品是收藏级的。待我爸和我上去,我妈悠然地嗑着瓜子,说“山里空气真好”,好像自己没去也不亏。(不得不吐槽黄石是我闻过空气质量最差的国家公园,全都是硫磺味)我爸是一脸骄傲,说“下面赞得不行,你真该下去看看。”我妈一听就毒舌了,“你现在这个精神头有本事别上车以后就呼呼睡!”我就在旁边静静看他们撕逼。

现在回想起来两次和爸妈的旅行感触颇为不同。第一次他们来,我还血气方刚,以为自己学了本事,桀骜不驯。隔了几年又懂事些,对家庭代际矛盾的处理也就圆滑了。毕竟跟老人们一起自驾旅行的机会是难得的,趁着还是留学生还有这样的时间,马上工作了恐怕就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了。

出盐湖城的那天,天上还下着雨,我也是带着好奇领他们去看一眼大盐湖,想知道这个湖到底是长什么样。去得早,刚到大盐湖边云雨就停了,一辆别的车没有。我们沿着长堤往湖中的羚羊岛州立公园开,也不知道岛上有什么。没几分钟,太阳从乌云里抛出金光,束束洒在湖面上。我妈在长堤上喊声停,我们就都下车来拍照,海鸥从身边滑翔而去。我出国在外好多年,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这种让全家都觉得喜出望外的场面是在何时何处了。这也是旅行的意义吧。

(雨后的大盐湖)

« 上一篇 下一篇 » admin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标签:
网课代修

说两句吧:

必填

选填

选填

点击访问Bonrun官网

(为了更快访问速度,国内用户点击中国站,海外用户点击美国站)

Bonrun中国站        Bonrun美国站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   2017年12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